365bet体育投注吧

今天是2019年4月3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

考级指南

钢琴考级考出教学问题一箩筐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/7/12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
虽然考级问题多多,但仍有一些优秀琴童给考官留下了深刻印象




       ■曲子七零八碎,错音连篇,节奏很乱,而这些问题他自己根本不知道,因为老师从来没纠正过。


  ■有的考生以把曲子“糊”下来为目标,就像敲几百个钉子,把手当锤子,音乐成了毫无乐趣的东西。


  ■有考生从来不知道演奏乐曲需要注意起码的强弱、音色变化,“所有的乐曲都是一个味道,味同嚼蜡”。


  暑假里,不同机构主办的乐器考级轮番举办。这两周福建省艺术学院考级、上海音乐学院考级各吸引了1500名以上的琴童,其中钢琴考生占了七八成。考场被几位钢琴考官视为“厦门钢琴教学小检阅”,“遇到过能用音乐把你感动的孩子,但更多时候,是头疼这个孩子走了弯路,惋惜那个孩子从没享受到音乐的美好,这其中有老师的责任”,考官们说。


  几名考官发现,钢琴教学上的不规范已明显体现在了考级场上。上海音乐学院钢琴考级的考官叶老师表示,一天半的时间里,她听了一百多名考生的演奏,从最浅的一级到最高的十级,“最怕遇见不专业的老师教出来的孩子,手型不好先不说,曲子弹得七零八碎,错音连篇,节奏很乱,速度很赶,而且,这些问题他自己根本不知道,因为老师从来没纠正过”,叶老师说,部分不专业的小培训机构教的考生,“以把曲子‘糊’下来为目标,就像敲几百个钉子,把手当锤子,音乐成了毫无乐趣的东西”。


  考官彭老师表示,有个别孩子考的是三级,但既弹三级的曲目,又弹五级的曲目,说是老师安排的。还有的孩子连所报级别该考哪条音阶都不明确,“这显然连考级要求都没看”。


  不过,比起在考级要求上出错,考官们更感叹的是孩子们走了弯路自己都不知道。“比如学复调音乐,弹巴赫的曲子,如果老师自己都不懂复调是什么,该怎么去教?那么孩子的演奏就完全不符合复调音乐的演奏,没有该有的多声部呈现。而且错音特别多。” 考官宋老师发现,有考生从来不知道演奏乐曲需要注意起码的强弱变化、音色变化,连奏和断奏的区别。由于不专业老师的教学,只求把曲子音符弹对,因此有一类考生,弹出来的曲子毫无风格、乐感可言,“连基本的作品要求都没做到。所有的乐曲都是一个味道,味同嚼蜡”。


  厦门学琴孩子多,钢琴教学市场庞大,因此近年有些非科班出身的习琴者也变身钢琴老师,没有扎实的基础和正规的教学规范,在教授钢琴时难免功力有限。“这样的老师会害了孩子”,叶老师说,“有的孩子其实很有乐感,但老师自己不重视音乐表达,只求速度,孩子就会越来越遗忘表达音乐。有的孩子本来水平不错,但到了高级别后,因为老师自己的水平问题,孩子的演奏能力就无法提高,只是把曲子‘摸’下来,很可惜”。


  【现场实录 】


  只有音符,没有一丝音乐


  考钢琴八级的吴小萌(化名)进了第7考场,弹得很快,也很“糊”,“只有音符,没有一丝音乐”,考官彭老师心里惋惜,忍不住在她弹完后问,“你觉得弹琴为了什么?”吴小萌回答,“我妈说为了快乐,那就快乐吧。其实我觉得是为了考级”,过了两秒,她又补充,“老师,我要考艺术班,所以这次八级一定得过!求求你,就让我过了吧”!


  “我就是想拿到十级证书”


  张明宙(化名)1985年出生,已经工作,职业与钢琴无关,之前没有任何考级经验。她一下子考十级。“我很紧张,知道自己弹不好”,还没弹她已经开口向考官“坦白”了。她的演奏每个音倒也都“爬”下来了,但欠缺音乐表现力,很优美的曲目在她手里,都无法体现。考官轻声说,“你可以多享受音乐”,话音刚落,张明宙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,“我就是想拿到十级证书”。


  “每年都考级才不输给别人”


  来自同安的小黄今年12岁,考八级。乐曲要演奏两首,但第二首她完全忘记,一点也弹不出来,考官安慰她不要紧张,慢慢想。她说,“这些曲子才弹了一个月,都是放假以后狂练的”。考官惊愕,问:“那为什么一定要考级?”她答:“我去年考六级没过,我妈说今年直接考八级,每年都要考才不输给别人”。


  三分之一考生说不清乐曲名


  考官林老师留了一个心眼,考生进来落座,她问:“你弹什么曲子?”结果,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考生说不清楚。除了回答“不知道”,还有考生回答,“弹我老师挑的那几首”,稍好一点的说,“那个什么奏鸣曲(练习曲),谁写的不记得”。考级结束,林老师感叹,“弹了几个月,不知道是什么曲子,那他们平时怎么理解音乐内容”?
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